何穎怡的台北大耳朵

關於部落格
  • 19847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響亮的薩米女聲: 瑪莉.波依娜(修訂版)

sing2000.04.10.jpg
1996) 聆聽祖先的聲音,聆聽!

他們質問你為何讓大地污染耗竭
他們提醒你別忘了你來自何處你聽見了嗎?
他們提醒你大地是我們的母親母親如果被殺死了我們又焉能生存?
●譯自:瑪莉.波依娜‘Gula Gula’單曲

現年四十四歲的挪威歌手瑪莉.波依娜是薩米(Sami)原住民最響亮的代言人,她在一九九0年推出了〈聆聽祖先的聲音〉(Gula Gula)專輯,在數個世界音樂(World Music)排行榜締造佳績,傳達原住民自決運動的心聲,也讓世人見識到原住民生態永續的生存哲學。

【放逐到天邊的人】   

薩米人是北極冰地的早住民,大約在一萬年前,從前蘇聯的阿尼加湖(Lake Onega)播遷至斯堪地那維亞的最北邊。早年他們是漁獵民族,後來以放養馴鹿維生,在維京文化興起之前,他們是天地間自由自在的民族,以馴鹿的奶與肉為食,以馴鹿皮做帳篷、衣服、鞋襪,用馴鹿的肌腱與韌帶為縫紉工具,生活所需一切仰賴馴鹿...。   

曾有一度,薩米人放養馴鹿的區域佔地球土地的四分之一,但全部都在北極或近北極區,那裡終年酷寒冰凍,無法從事農耕或其他經濟活動,只有薩米人與他們的馴鹿遵循著自然的節奏行進,在白茫茫的大地浪跡生存。  

薩米人目前僅存五萬五千人,分布於芬蘭、瑞典、挪威與前蘇聯部份地區,西方人稱他們為「拉普人」(Lapps),這是一個貶抑性稱謂,意指「放逐到天邊的人」,相對的,薩米人稱自己為Sami(或Saami),在他們的語言裡就是單純的「人」!  

研究原住民文化的人常驚然發現,許多原住民族稱呼自己的「名」只是簡單的「人」,但是在強勢文化的入侵過程裡,他們被「汙名化」了,也失去了「人」的尊嚴,從土地的早住民淪為二等公民。根據聯合國的統計,全世界目前共有三億原住民,分布在七十個國家,在多數社會裡,原住民都是健康最差、教育資源最匱乏、失業率最高的族群。
 
【失去土地的早住民】

在地圖上畫出疆界稱此為國家
你們自稱國王、教士保護者與君父
派出殖民官、商人教士與軍人
對付你從他們手中奪取了土地的人民
你們用聖經、烈酒與刺刀破壞誓約與承諾
巧用外交手段、法律條文否定古老的權利
製造偏見、歧視與仇恨
你們的權威不容質疑
這是壓迫少數民族的手段
讓我們的語言與文化典藏在博物館
成為研究材料觀光項目
你們在慶典場合說著感人的言語
卻讓原住民國家崩解死亡
你們的權威不容質疑
因為這就是壓迫少數民族的手段!
●譯自:瑪莉.波依娜‘Oppskrift for Herrefolk’單曲   

原住民的困境來自宰制文化切斷了他們與土地的連結,使得他們的傳統生產體系崩解,不是困居於保留區內,便是淪落都市貧民窟做苦力,部落文化無以為繼。因此,多數原住民自決運動都始自「還我土地」、「還我母語」訴求,進而擴張到成立原住民議會(政府)。   

以薩米人而言,在他們的傳統觀念裡,他們是逐天地而居的人,土地為造物主所有,人類只是暫時的使用者與保管者。但是十六世紀中期開始,伴隨著維京勢力的入侵,薩米人逐步失去土地的使用權,甚至連母語都被禁止。   

首先,一五四二年,瑞典國王Gustav Vasa宣稱所有無主土地都屬於「上帝、我們與王室」,將原本薩米人「使用」的土地變成「王土」。一六三五年,Nasafjall礦坑開工,瑞典政府逼迫薩米人到礦坑做苦工,熬不過奴役的薩米人紛紛叛逃,遭到軍隊鎮壓。一六七三年,瑞典政府將薩米人集體遷往保留區,強迫他們放棄原本的放養馴鹿方式,改為定點畜牧。  

一八0九年,挪威與芬蘭劃分疆界,禁止薩米人穿越兩國國界放養馴鹿,使兩國境內的薩米人馴鹿放養區域嚴重減縮。一八四八年,挪威政府宣佈芬馬克乃「無主土地」,薩米人無權擁有。一九一三年,挪威國會進一步通過「國土法案」,將最好、最肥沃的土地全部劃給白人屯墾者。同年,瑞典政府規定即使是原住民小學裡也禁講薩米語。   

瑞典、挪威、芬蘭政府從一九二八年開始,為了保障白人住民的畜牧耕種權,開始嚴格限定薩米人放養馴鹿的空間,並在他們原始放養空間興建電廠、水壩、公園,進一步壓迫薩米人放棄傳統,改採畜牧。   

一九八0年,挪威政府決定在薩米人居住的阿爾發(Alta)興建電廠,引起嚴重抗議,認為會嚴重破壞薩米人最肥美的放養區,帶頭爆破施工器材的原住民抗爭者後來流亡加拿大,直到挪威政府特赦,才返回故土。(1)   

一九九三年,瑞典政府宣佈薩米人不能享有保留區狩獵「特權」,開放執照給白人住民甚至外國人。此舉引起薩米人絕食抗議,認為瑞典政府違反了一九九二年地球高峰會議的「二十一世紀議程」(Agenda 21)規定──原住民的土地,應免受破壞環境的行動及原住民認為不宜的活動摧殘。(2)

【太陽的女兒──瑪莉.波依娜在薩米的文化裡,女人是太陽的女兒,男人是老鷹的兄弟。對許多挪威的薩米人而言,瑪莉.波依娜就像太陽的女兒,驕傲照射、尊嚴屹立,向世人傳達薩米文化的哲學,表達薩米人的訴求。她在「太陽的女兒」(Beaivvi nieida)一曲(3)中唱道:

在茅屋的神聖門檻裡躺著太陽神Njavesaeatni的女兒
她曾馴養過野生的馴鹿
那是她獻給太陽子女的禮物
經歷了生活的磨難
她要開始另段旅程
回到太陽父親懷抱
仔細聆聽她的低吟
記住她臨終的言語:
太陽下山,
夜幕降臨黑暗吞沒美麗的薩米土地
但是,白晝終會來臨吧?   

瑪莉.波依娜是個政治自覺非常強烈的歌手,她曾在一次訪問裡說:「小時,我以身為薩米人為恥,因為課本教導我們薩米人是落後民族,薩米文化不值得保存。直到長大後,我才尋回民族的根!」因此,當挪威舉辦冬季奧運時,邀請她唱開幕歌,被她斷然拒絕,瑪莉.波依娜說:「我不願意成為宰制文化的少數民族裝飾品。」   

自從瑪莉.波依娜開始尋根後,便致力於替薩米人發聲,在作品裡探討薩米人的處境,宣揚薩米人的生態永續的哲學觀,也努力發揚薩米人的傳統歌謠Joik。

【唱自己的歌─Joik】   

薩米人的傳統歌謠分為lavlu、vuelie、Joik三類。lavlu(又拼為laavole)是有唱詞的歌謠,vuelie則是有故事情節的敘述歌,摻雜使用虛字誦唱與歌詞。Joik(又拼為Jojk、Juoigan)是最為人所知的薩米人音樂,許多民族音樂學者認為它是歐洲最古老的音樂形式,演唱風格強調即興演繹,傳達強烈情感,偶爾會運用到喉音唱法(throat singing)的技巧。   

Joik音樂最特別的地方在於它的私密性,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Joik,這是他在一出生時,父母便做給他的歌。長大之後,他如果碰到喜歡的人,也可以做一首Joik給對方。Joik不用來描寫人、事、地,而是企圖捕捉事物的本質,帶有強烈的神聖性、個人性與私密性,一首Joik不會變成人人傳唱的曲子,而是特屬於某某人的音樂,只有身邊親密的人得知。   

瑪莉.波依娜以Joik為基礎,融合爵士、非洲、南美洲音樂,創造出一種情緒流動、強烈即興的新音樂風格,無法歸類,卻又那麼符合「薩米」精神。一九九三年是世界原住民年,瑪莉.波依娜應邀在電視特集裡演唱,透過轉播,許多國家的觀眾認識了這位原住民女歌手,也注意到她的訴求,從此,瑪莉.波依娜便被薩米人視為「文化代言人」。   

瑪莉.波依娜不僅唱歌也精通打擊,但是她選擇的打擊樂器是非洲鼓,而不是薩米人常用的薩滿鼓(Shaman drum)。瑪莉.波依娜說:「自從基督教文明進入薩米文化後,白人政府不斷告訴我們:薩米人傳統的泛靈信仰是迷信,我們的音樂是迷信儀式的一部份。直到今日,我父母那一輩的人都認為薩米音樂是『魔鬼的音樂』,如果我使用薩米人的鼓,他們會認為我可能在搞薩滿巫術。為了不讓族人猜忌,我選擇了非洲鼓。」(4)根據文獻記載,白人統治者曾在一六九三年大舉燒毀薩米人的薩滿鼓,摧毀他們的聖地與偶像,處死崇奉泛靈舊信仰的薩米人。 【生命與土地】   為了表現原住民議題的全球迫切性,瑪莉.波依娜的現場表演都會刻意安排一些南美洲印第安樂器,以彰顯她心目中「最受到壓迫的原住民」。

瑪莉.波依娜曾在「生命」(Eallin)一曲(5)唱道:

我希望給你一個禮物生命
請你散佈愛與吻給我精疲力竭的兄弟姊妹
他們不再相信人性公義他們不再寄託未來
我還有一個願望
生命盼你高高飛起
為即將消失的族群注入生息   

瑪莉.波依娜認為原住民是命運共同體,因為「我們的第一個關係就是與自然的關係,你是自然的一部份,而不是自然的主人。在這種基礎上,原住民發展出強烈的團結感,因為你和別人乃是一體。」(6)
 
【呼喚TAXI】   

在巴西原住民運動裡有一個辭彙‘Txai’,它來自亞馬遜雨林Kaxinawa印第安人,原本用來稱呼連襟、異性的堂表親,或者男子用來稱呼外孫,後來這個字被雨林裡各部族的印第安人、採集橡膠的工人或渡船工人所用,用來形容與自己親戚關係雖遙遠,卻有同盟之誼者。現在則廣泛用來稱謂所有關心雨林、關切原住民生存的同盟者。   

瑪莉.波依娜說:「我們與別人乃是一體。」亞馬遜雨林印第安人也說同伴(companion)不是「他人」(other),而是自己的一半(the other half of me)。   

如果你仔細聆聽,會在瑪莉.波依娜熱烈激昂的Joik歌聲中,聽到薩米人呼喚尋找‘Txai’的聲音。

◎【註解】: 1. 以上薩米人歷史資料來自薩米網站 http://www.itv.se/boreale/history.htm。
2. Sitarz, Daniel編,林文政譯,《綠色希望:地球高峰會議藍圖》,台北:天下文化(1994),pp.295-296。
3. 選自瑪莉.波依娜的專輯“Balvvoslatjna”(PolyGram,1998)。
4. Broughton, Simon, etc., ed., World Music: The Rough Guide, London: Rough Guide Ltd.(1994), p.51。
5. 同註解 3。
6. 同註解 4。
 
◎【延伸聆聽】:
 
藝人/專輯名稱/發行公司(年代)
 
Mari Boine(Persen)/Gula Gula/RealWorld(1989)
Mari Boine/Eallin/PolyGram(1996)
Mari Boine Band/Balvvoslatjna/PolyGram(1998)

◎【延伸閱讀】: 印第安族百年土地官司終獲勝訴  / 楊銘郎 外電報導 04月08日 21:02 明日報tTimes.com.tw曲
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