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何穎怡的台北大耳朵
關於部落格
  • 1999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命案日記(一)

       我非常不習慣處處得提防人的日子,記得麥可摩爾拍《科倫拜中學命案》,不時拿加拿大的人間仙境與友善,對比美國的槍枝橫行。記得很清楚,電影裡的加拿大是夜不閉戶。我來溫哥華的第一天,就有人說,沒有人不被闖空門的,所以一定要加裝保全。當時要出門採購糧草,家中保全尚未裝,還得請老公的學生來幫忙看家。我嘆氣說;「我難道是來加拿大坐牢的?」

        不管是暴力加身(攻擊、情殺、財殺),或者僅是被闖空門,最大的損失不是錢財,而是自我存在感的被剝奪。是的,以前你認為你活著是天經地義,以前你認為家就是你的堡壘,別人與你何干?現在你知道,那個與你何干的人可以以暴力或奸巧控制你的生活。你還是你原先想像的你嗎?這也是強暴受害人最無法平復的一點,失去的不是貞操等等,而是自我存在感。

        騎警挨家挨戶訪問,「十二點左右有無聽見奇怪的聲響?」「沒有。」「你整天都在家嗎?」「是的。」「十二點時你在幹嘛?」「我在睡覺,我是夜貓子。」

        接著女兒從她的地下室洞穴爬上來,「十二點左右有無聽見奇怪的聲響?」「沒有。」「你整天都在家嗎?」「是的。」「十二點時你在幹嘛?」「我在睡覺,我是夜貓子。」

        我為我們的委靡生活感到羞恥,笑著說;「This is a house of vampire」。漂亮的女騎警也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那時我就知道是鄰居被殺,還是那個每逢聖誕節、萬聖節都把住家庭院佈置得非常可愛的女主人被殺。我絕對不會說出「吸血鬼」那樣的殘酷笑話。

 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