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何穎怡的台北大耳朵
關於部落格
  • 2001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命案日記(二)

    社區的人與報社的人偏向丈夫是嫌疑犯,鄰居說,最好兇手是老公,或者情殺仇殺。如果是闖空門財殺,代表社區治安變壞了,會影響房價。我懷疑那女主人會比較願意「死在丈夫的刀下」。

    社區門口都是記者,我說,這要是台灣,應該賣香腸的、烤玉米的都來了吧?老公的記者說,有冰淇淋車,局長還問他要不要來一支。原來全世界都一樣

    媒體既然無法越過封鎖線,傷者又送進醫院,大家等在這兒幹嘛?

    因為加拿大警方有個奇怪作為。警方發言人會到命案現場開記者會。到現在,我還是不明白這種傳統有什麼好處?

    老公的記者喝完汽水、啃完餅乾,要回報社發稿了。是個年輕型男,閒時玩團,玩輕搖滾。我說,在哪裡表演啊?我們去捧場。缺不缺鼓手啊?我女兒練鼓好幾年哦,可以搭團。他們已經有鼓手。表演場地多數為酒吧。但是呢,必須一次湊上幾個團,才能撐全場,也才能號召足夠的親友團。原來,他們表演要自己付錢給場地,音響設備都自己負擔。簡言之,就是玩爽。

    外面是兢兢業業的站崗警察,命案屋內應該還在CSI採證吧?這廂偷渡進來的記者已經在說,他想從輕搖滾轉爵士融合。(我心想,爵士融合是很奇妙的字眼,因為它的本質是遠大於AB。但多數時候,現實的融合是A+B<A或者小於B。我已經失去看他們表演的慾望了。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