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何穎怡的台北大耳朵
關於部落格
  • 1999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命案日記(三)

針灸大夫畢業自新疆醫學院,在烏魯木齊不知當過什麼,總之,一大堆頭銜,一大堆執照與表揚狀,大多烏魯木齊、維吾爾族發的。診所只有他一個醫師,卻有五個針灸室,分為金木水火土,初次來,我一看就喊糟,來到騙洋鬼子的屠宰場了。他的下針手法很特別。中醫針灸講究針感,下對穴道,痠麻痛三種感覺必有其一。至於該在哪裡下針, 那是 醫師把脈後的判斷。以前在台灣,我背痛,針卻下在腹部。在這裡看過幾個中醫,又要針又要刮痧還要拔罐。折騰下來,腎上腺素激增分泌,也就忘記患部的痛了。
        這個醫師只能以「無感下針」名之,扎針處毫無針感反應可言。你只會感到下針的地方慢慢散出微微的痛,然後痛部逐漸擴大,之後又不痛了。起針後,他叫你面朝下躺,壓你的痛點,你一喊痛他就下針,一下針,馬上就起針,再按你就不痛了。跟一般中醫還要整脊的手法大不相同。

因為整個療程完全不痛,我又躺在水聲潺潺的「水」房,陽光透過玻璃天窗照在身上,床頭一排可愛的海貝,綠色植物蓬勃生長,擴音機裡播放類似女子十二樂坊的那種大便音樂。感覺好像在做spa,不像看病,針完後也的確神清氣爽,我就約了下一次療程。
        這 時醫師說,你盡量不要用拐杖,用拐杖身體偏到一邊,難怪老是右半部背痛。我說,不用拐杖,那身體會自然歪到左邊(肌肉比較有力的那一邊),這樣有什麼意義呢?醫師說,先前往右歪,現在往左歪,這樣,就會平衡了啦!

中醫道理這麼簡單嗎?

回到社區,被駐崗警察攔下,檢查駕照而後放行。我問他,命案有任何突破嗎?他說,我早上七點就來值班,沒看電視沒聽收音機,你們消息可能比我靈通吧!

這裡的警察口風超緊,命案報導輕描淡寫,不像台灣記者SNG起來簡直歇斯底里尖嚷。我到這裡不到兩個月,就完全無法看台灣新聞,因為誇張到受不了。

所以,麥可摩爾的加拿大仙境,可能只是上了此地電視新聞的當吧。我佩服這位紀錄片導演的執著,但是老實講,我頂頂受不了他的先知獨斷口吻。因為世界永遠不是你表面所見的如此簡單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