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何穎怡的台北大耳朵
關於部落格
  • 2001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生平僅見的屎尿文學

    「屁眼說話的頻率與腸子相同。就像你想上大號時,就得去上,它直接衝擊你。結腸大蠕動,肚子涼涼的,非解放不可。屁眼話也直接襲擊你的下部,發出濃濁、沈滯的氣泡聲,一種有味道的聲音。

     「你知道,此君在巡迴遊樂團工作,屁眼說話這項表演一開始被視為是新奇的腹語術。真的非常有趣。有個表演橋段叫〈The Better Ole’〉,我告訴你,實在是笑死人。大半內容我已經忘記了,但是非常聰明。譬如那個男的會說:『我說啊,你這老傢伙還在下面啊?』

 

 

    「『不!我得去解放自己。』

     「不久之後,這個屁眼開始自己說起話來。該男子可以毫無準備就上場,屁眼當場即興發揮,插科打諢,每次都把笑點丟回他身上。

  「接著它演化出一種像牙齒的粗糙彎曲鉤子,吃起東西來了。一開始,該男子覺得此舉頗可愛,為此還開發新橋段,但是屁眼一路吃,穿破他的褲子,當街說話,吶喊著它也要平等權利。它還會喝醉酒,哭鬧著說它爹不親娘不愛,它要跟真正的嘴巴一樣,有人吻它。最後,它變成日夜不停嘮叨,幾條街外,你就可以聽到該男子勒令它住口,用拳頭痛毆它,朝屁眼塞蠟燭,統統無效。屁眼對他說:『到頭來,住嘴的會是你,不是我。因為我們不再需要你。我自己就可以吃喝拉撒跟說話。』

 

    「之後,該男子清晨起床,都會發現蝌蚪尾巴模樣的透明膠質物封住了他的嘴。科學界稱這個膠質物為分化不良組織(un-DT., Undifferentiated Tissue),它在人類的任何肌膚組織都可生長。男子撕掉封嘴的膠狀物,但是它隨即黏上他的手,像燃燒中的膠狀汽油,在他身上到處生長,突起物不時掉下來。最後,他的嘴整個封住,本來,連頭都要被砍掉的,只留下眼睛(你可知道非洲某些地方有種病,僅限於黑人,發病時,最小的腳趾頭要同時被切掉? )因為這個屁眼唯一辦不到的是『看』。它需要該男子的眼睛。但是腦神經的連結被封鎖、滲透、退化,腦袋再也無法發號司令。腦部被陷在頭顱裡,永遠封鎖。剛開始,你還看得到腦袋透過眼睛表達沉默無助的痛苦,慢慢的,腦袋終於死亡,因為眼睛空茫了,裡面不再有任何感情,跟長在柱狀頭的螃蟹眼睛沒兩樣。

 

 

 

 

    「唯有性,能夠突破審禁,它能夠在官僚體系裡見縫插針,因為體系總有漏縫,不管是流行歌曲或者B級電影,都能洩漏美國人的腐化本色,像疔瘡一樣成熟爆破,噴出一團團的分化不良組織,掉落各地,成長為類似癌細胞的墮落生命模式,繁衍出可憎的各式樣態。有的人整個變成驅動陽具勃起的組織,有的人皮膚幾乎裹不住五臟,三四個眼睛擠成一團,嘴巴與屁眼十字交叉縫起來,一走動,肢體器官便跟著抖動,只要摔跤,便統統掉出來。

 

    「最終極的細胞代表是癌。民主體制被癌細胞攻擊,因為官僚就是它的癌症。只要是國家,必有官僚體系生根,然後像肅毒局(Narcotic Bureau)一樣變成惡性,不斷生長、生長,總是複製跟自己同一路的東西,不加控制或切除,它會讓宿主喘不過氣死亡。官僚體系無法脫離宿主而生存,百分之百的寄生蟲。(合作社性質的團體則完全不同,它們是獨立的單位,它們的存在是為了配合住民的需要,住民得以參與其中的運作。官僚體系的運作模式完全相反,它靠創造需求來證明自己的存在有理。)官僚體系就跟癌症一樣,是一種錯誤,人類的演化本來有無限的發展可能性、分殊化,且自發獨立,官僚系統卻背道而行,成為病毒的完全寄生體。

 

    「(有人認為病毒其實是複雜生命形態的退化,一度,它可能可以獨立生存,現在卻墮落到生死一線之隔。唯有在宿主的身上,透過利用別人的生命,它才能展現自己的生機。這是對生命本身的背棄,墮落為無機化、缺乏彈性、機械式的生存,這是死物質。)

 

    「國家機構如果瓦解,官僚體系便隨之不存。它們就跟錯置的條蟲,或者不小心殺死宿主的病毒一樣,無助且無法適應獨立生存。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