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何穎怡的台北大耳朵
關於部落格
  • 1999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敦化南路上的四把刀

  下一個鏡頭,我左右兩手各兩把刀,走在敦化南路上,等著轉綠燈,要去找我的剪髮師傅(她是另一種人生明師,精通各式雜務)。

    老公朋友A在窗口瞥見,說:「這個何穎怡好像有點瘋了,拿了四把刀耶。」

    我低頭看著四把刀,只有一把切菜刀堪稱可用,另外三把剁肉刀都銹了。依照傳統男女分工,磨刀屬於丈夫的事。

    看似殺氣騰騰,我來到了理髮店,開口跟理髮師傅說的卻是:「好奇怪。我一個磨肉機,到了加拿大不能用。你幫我試試看,是哪裡壞了?我要做福州燕餃哩。」#

    理髮師傅說:「沒壞啊,你看,好用的很。」我們磨了豬肉餡,又磨了雞肉餡。

    醒來後,覺得這是我生平最悲哀的夢。

    我要是九把刀就好了。

 

福州燕餃是很耗功的菜。首先,用來包丸子的皮不是一般餛飩皮,而是一種純用魚肉打成漿做出來的皮。折好一疊,黃白色,上面都是粉末,又脆又乾,一不小心就破洞。

    買了皮回家(在台灣,我只能在南門市場買到福州燕餃皮),要用剪刀慢慢將皮一張張分開,再剪成餛飩皮大小,這個剪皮過程失敗率很高,常扯得希巴爛,或者破了洞,不能用。

   剪完後,將全新的毛巾泡濕,把皮一張張貼在毛巾上,毛巾對摺,然後輕拍,讓水分滲到燕餃皮裡,使其從乾脆變軟。這個過程需要經驗,毛巾不夠濕不行,燕餃皮會太乾,沒法包。毛巾太濕也不行,包太久也不行,拍打太用力也不行,後三者都會讓燕餃皮濕過頭,破了。

  一條毛巾頂多弄個六張燕餃皮,你巴巴跑到南門市場,燕餃皮一賣都是一大疊,不可能包個二十來個就收工,沒事給自己找麻煩嗎?因此,常常一包一大堆分贈親友,或者塞在冰庫。站在飯桌前,拍濕毛巾,好像在撫慰幼兒,弄完一百多個,一抬頭,下午已變黃昏,街頭昏暗,車聲隆隆。我最討厭黃昏,失去早上的新鮮期待,離上床大睡忘卻一切的晚上又還早,頓覺這樣的人生真無望。 

燕餃包好後,放到蒸籠蒸。蒸好冷卻,就可以收冰庫。搭配福州魚丸煮湯,不錯。(福州魚丸又是另一回事,第一次煮的人常常嚇一跳,滾兩下,就從魚丸變成手榴彈那麼大!!)

  至於燕餃餡嘛,近年我逐漸發現美食一定傷身,餡裡如果沒有一點點肥肉,神仙來做也不好吃。

  所以常常做了一大堆,只敢吃幾個意思意思。想想,很無趣哩。但是下次想起燕餃的好滋味,以及我們家族現在只有我會做燕餃,還是跑去南門市場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