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何穎怡的台北大耳朵
關於部落格
  • 1999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在忙啥?

1.      跟脆弱的溫哥華基層建設奮鬥。(大溫地區或許原先並未預期人口會暴漲,因此基礎建設往往來不及配合。到Surrey看中醫,只有一條跨河大橋可進出,四面八方共八九個車道匯流一處,塞車之苦,讓我想起以前的台北。)(今年雪不太,但是刮過一次暴風。溫哥華地區很多松柏是軟木性質,雪一壓就斷,風吹大就倒。照例,網路跟著斷斷續續。上個網查資料,常氣到七竅生煙。)
2.      繼續看吸血鬼電影。看了波蘭斯基的名片The Fearless Vampire Killer。又看了不少Hammer電影公司的吸血鬼片。Hammer在七○年代拍過不少吸血鬼電影,往往帶有一點erotic色彩。部份片子深具義大利恐怖大導演Dario Argento的美術特色。節奏雖然慢了點,音效雖然好笑了點,女主角雖然總是眼睫毛擦了太厚了一點。我還是喜歡看。
3.      講到美術。(去年的《搖滾神話學》入圍了金蝶獎。這是專門獎勵書籍的美術設計。《搖滾神話學》的設計者是小白,常常幫我的書入圍。雖然今年恐怕要輸給他替別家出版社設計的書,不過,還是很開心。)(小白跟我都愛看日片。因此我隆重推薦他看重新數位過的小林正樹的《怪談》。這部我小時候看被雪孃嚇得魂飛魄散的電影,長大重看,才發現美術真是了不起。有人說像劇場。我不以為然。因為如果看過一些日本傳統版畫,就知道完全是日本版畫的透光特色。音樂更是妙不可言。武滿徹啊。因此又買了小林正樹的《切腹》,同樣好看。)
4.      還在跟《裸體午餐》沒完沒了地奮鬥。(一個Banisteriopsis caapi搞了好幾天沒結果,當然可以翻譯為皮卡藤,或者使用它的俗名雅哈,或者印第安名死亡之藤,但是拉丁學名不能就當作沒看見。托朋友找了一位農委會的技正,他屬動物保育科,因此又幫我去請教植物學的專家,還沒有下文。可見不是懂拉丁文字尾字首規矩,就保證能翻譯拉丁學名的。)(接著,處理If a proposition is not necessary it is meaningless and approaching meaning zero這個句子又花掉一天時間。作者William Burroughs明白指出典故出自維根斯坦的《邏輯哲學論叢》,請教了商周以前的總編輯、留德的哲學先進林宏濤,說維根斯坦的《邏輯哲學論叢》並沒有這句話哩。我推測Burroughs可能是看了不好的英譯本,或者自己大膽翻譯,卻翻錯了。無論如何,作者犯錯,不代表譯者隨便跟著錯就行。必須找出它的正典,告訴讀者。讓讀者自行判斷他是看錯書、翻譯錯誤,還是故意耍寶。因此宏濤不知道哪裡搞來《邏輯哲學論叢》的英譯本電子檔。我正在過濾這句出錯的引述原本面貌該是如何?這樣的工作如果沒有word的搜尋功能,你就是做到死。有科技,還是幸福的。)(昨日一邊看立委選後分析,一邊準備替William Burroughs的Word Hoard, routine, cut up等文學實驗技術寫個簡介。然後網路斷啊斷。古人是氣到擲筆而嘆。我則跟我的作者Shadox(血多)學會下面這句話:「如果我的書桌上面沒有電腦等笨重東西,它早學會無敵風火輪了。」今日電腦網路全好了,不代表這個簡介可以成功寫完。這就是翻譯工作者的一天。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就天黑了。唉,希望晚上電視有吸血鬼影片就好。)
5.      然後又回到吸血鬼。前天重看John Carpenter的Vampire。啊!赫然發現以前沒注意到電影有個鏡頭是吸血鬼master的「手刀」將人一劈成兩半。原來不是日片「殺手阿一」才獨創的gore 場面。不過,沒關係。「殺手阿一」本來重點就不在gore,而在它是史上最「悲壯」的愛情電影。John Carpenter的Vampire男主角James Wood始終沒有成為第一流票房明星,但是據說他的智商高達180。而你絕對想像不到藍波史特龍智商有160哩。以前NASA的規矩,太空人智商基本底線是140,但是這並不妨害美國女太空人諾瓦克千里變裝殺情敵。IQ不等於EQ是早有結論。IQ太高可能還妨礙人際關係,因為任何知識對你都是一目瞭然,身旁人覺得你高傲,你覺得身旁的人呆蠢無聊。《裸體午餐》的作者William Burroughs便給我這種感覺,他太博學、他太聰明,兩樣東西加起來恰好成為「虛無幻滅」,讀者讀他的書,擊掌稱妙之餘,可能也覺得老是被他打耳光吧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