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何穎怡的台北大耳朵
關於部落格
  • 20023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書點滴(一)迫不及待要他死?

納博可夫是我頂頂崇拜的作家。我又是個愛八卦珍聞的,很想加入搶救蘿拉行列。
但是……真愛納博可夫,就會尊重他的意願吧?就像我現在處理的《裸體午餐》,買到的版權是號稱restored版,除了更正當年奧林匹亞版的一些錯誤外,還把金斯堡(Allen Ginsberg)、凱魯亞克(Jack Kerouac)編輯此書時刪掉的部份(outtake)全部堆到書末的附錄。布洛斯(William Burroughs)生前曾多次書信表示拿掉的東西,不可以再放回去,他要的《裸體午餐》就是現在這個樣子。
我想尊重布洛斯的意願,委託版權部寫信去問可否不要放那些outtakes,尚無回音。
有時想想作家死了,便很難再貫徹意志。不想面世的,終究要被「搶救」曝光。又或者《紅樓夢》隨便你亂寫後四十回。
這就想起我很喜歡的J.D. Salinger,《麥田捕手》影響了無數人。他早早歸隱山林,不死心的讀者們、編輯們、文壇八卦者,始終傳言他在隱居處堆了滿屋子手稿,就是不發表。他視發表小說為可怕的打擾與中斷,不過細細整理手稿,標注紅色的,代表如果書稿未完成,他就死了,將來出版必須保持原樣。標注藍色的,代表書稿未完成,他就死了,出版時須先經過「編輯」的。無論紅藍,都代表這些東西要他死後才發表。
他會不會是大家都瞪大眼睛等著他死的作家呢?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