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何穎怡的台北大耳朵
關於部落格
  • 2001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終於為了它,哭了

2.      但是法務部頭子說不行。一來,它可能被檢調單位認為是「唆使犯罪」。二來,它屬「犯罪告白」,檢調單位如果出搜索票,我們一定得交人。就算最後被判無罪,作者也毀了。

3.      還記得與作者跨出辦公室大樓,門外風聲颯颯,落葉狂捲。我們坐在戶外喝咖啡抽煙,我的心跟陰霾的天空一樣烏雲橫飛。

4.      過了許久,我突然想到我認識澳門的出版商。不如叫作者把書稿賣給澳門出版商,他再授權我們出版吧。如果檢調單位要出搜索票,那就出去澳門吧?澳門出版商馬上答應。他一毛錢沒賺,那年繳稅好像還為了這本書的版稅倒貼了一些錢。

5.      宣傳期間,因為我的自大與驕傲,引發了網路戰火。我出身媒體,但是最恨「壞宣傳也是宣傳」這句話。我做書那麼辛苦,只因為它是值得一出的好書,因為自己的宣傳操作錯誤,引來罵名,對我是教訓,對作者是不公平。書,後來賣得不好。

6.      我問馮光遠「搖頭花」這本書倒底什麼地方出錯?不要講它的嗑藥主題是難得一見的地下紀實,就以作的文筆而言,它難道不是好書?它難道不是抓住網路文學的風格?它難道沒有呈現另一片世界的風景?馮光遠嘆氣說,這是一本很棒的書,只是時空錯誤。

7.      作者後來勞燕分飛,沒有埋怨我把書宣傳壞了。不再提以後的出書計畫。

8.      我後來出過更多心碎的書,譬如賣不到一千本的「怒女」,被書評亂寫一通的「搖滾神話學」,我跟編輯講,以後我再碰女性主義的書,我就是豬豬豬。我死了,就拿這些退書陪葬吧。她說,記得棺材要買大一點。

 然後,信箱裡來了這麼一封信。不爭氣的眼淚就掉了下來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