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何穎怡的台北大耳朵
關於部落格
  • 2001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有些書,抗拒翻譯

       當初看這本書,只覺得生字奇多,一大堆big word。但是毫不畏懼,因為有字典,啥不能解決。到真正開始翻譯後,才赫然發現字母越少的字越恐怖。你自認都認識它們,偏偏它們還有你想像不到的意義。譬如小說開始的第一句――I can feel the heat closing in。怎麼可能讀不懂,偏偏下手翻譯時,才注意到後面一句是feel them out there making their moves。所以heat不是熱氣,也不是發情,是街頭俚語的條子北北。這類地雷多不勝數。還有每個字都認識卻真的不知道是啥意思的如shiny over the dirt。如果你去古狗,會發現這類完全不知所云的句子,網頁頂多一、二百個,90%出自《裸體午餐》電子版或者論文研究。

       意思是,除了William Burroughs外,幾乎沒有人用這個句子。我開始懷疑,這本書雖擁有盛名,但是就如同《追憶似水年華》、《坎特伯雷故事》、《伊利亞特》,讀完者幾希?讀懂者,更希吧?

        因此,我先是發信給連絡簿裡的人,請教有誰研究《裸體午餐》的。中央大學有個加拿大教授,據說懂,但是目前不知漂流到何處度假。

        請版權部門發信給出版社,可否直接與本書編者連絡啊(他是William Burroughs的秘書)。不行。有問題寫信來,公司幫忙轉。我實在覺得這樣會很丟臉,因為要問的問題一大堆,到時候出版社說,那麼多地方都看不懂,翻譯什麼啊。

        最後,我用古狗搜尋,意外找到一些喜歡《裸體午餐》的外國部落格客,留言給他們,拜託他們提供協助。他們也真的答應了。

    網路,還是一個溫暖的世界啊。

    因此,《裸體午餐》中譯本如果能順利問世,要感謝網路上的陌生人。

    然後,我就銼著等各方的批評吧。(雖然我敢說,將來替這本書寫書評的人,有真正看完原著的,那個「或然輪」啊大約低於零。)

    下面有一篇連結,http://blog.yam.com/bigear/article/5436485,是幾年前,我寫垮掉一代藝術家在北非採集的故事。大家有興趣先讀讀這一篇吧。裡面提到William Burroughs的《裸體午餐》以及cut up技術。(ps:文內的敲打族即是垮掉的一代。)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